贤vcotar

我所深爱你的眼是一片蓝,可我的世界是一片白啊

这个转一下!码住!

雨治:

恩!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cp宣传!cpp需要大家的点推荐!求小心心!

摊位叫好兴奋啊【这种沙雕名字一听就知道是我起的】

@ლ(´ڡ`ლ)    @桉仔码头   @竹轮   @千临

糟糕!这些太太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doge][doge][doge][doge][doge]

十分感谢太太的信任!衷心感谢太太放出授权!

会加新哒√这里是你最可爱的炫炫ヾ(✿゚▽゚)ノ

链接见评论

西湖醋鱼泡枸杞:

漫画里很多老青的台词都很有意思。从北京篇开始就是。


老王问他:“你也想得到风后奇门吗?”


老青说:“我也想得到它……我觉得自己特无耻。”


但转头他就开始drama queen人设:“当然我不会出手啦,因为我本质上是一个高尚的人。“


对傅蓉也是,“你以为我要告白?那种东西随口就能来……当然你想要什么风格都可以,中式俄式美式随你选~”


好像蚌壳一样,稍微露出一点柔软真实的内里,又很快掩盖了过去。


一个骄傲又敏感的少年。


这就是为什么在碧游村他跟傅蓉谈话如此令人震撼肃然的原因。


他硬生生掰开了那层外壳,把自己剖得千疮百孔鲜血淋漓,只为了一丝直视少年A的勇气。




MD这得是有多喜欢少年A,结婚啊你们(。

评论有网址啊!只花你十分钟qaq

!!一个合集宣传!!预定cp22会参与魔道和天官无料!!

目前处于申摊水深火热的阶段!求大家务必供应热度和推荐!跟印量也有一定的关系!爱它就要大声的说出来!申摊有些条件是必备的,所以可能在显示问题上有调整,但务必清楚——

这是个无料摊!不收费!!作者没我,链接都有打!!!

希望申摊能过,能在cp22看到各位小可爱们ouo

本次授权无料的lof太太们
@千临  @Achilles_heel手滑  @九霄寒鹤  @番茄蛋炒飯  @佰泽耀  @二竺  @咕  @痛痛飞走了

微博有:撒呀酱_ ,黏一棵葱_kika,夜尽薄橙,非气铲铲!

求各位太太帮转ouo

各位小伙伴贡献一下热度

具体方式是,戳自己对应的版本扫二维码下载cpp,然后搜索用户名,炫炫。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PS:大家注意下,主要是在cpp上艹热度……_(:3⌒゚)_cpp是一个集合cp所有出摊的东西的app,也不大,而且炒鸡实用,cp会出的绝大多数都在上面,而且基本上也和我一样需要热度,热度要调查印量一类

顺便简要说一下过的条件,据我了解是有两三个200热度,那么这个摊子不管怎么样都能过,然后摊子要有卖的东西,不能全是无料,所以有几个虚拟选项

然后魔道天官都不开商用……所以摊子本来就少,一旦申不成功,寄售希望基本为零_(:3⌒゚)_一旦申摊不过,百分之60的可能是要延期到下一次有only和cp的时候了_(:3⌒゚)_

ps:……摊主魔道天官……

放出第一波无料合集

目前的第一波打样今天我就会拿到,希望看到这条之后太太们能多多放行授权,不会收取任何费用,参完展会给太太寄过去一份,真心的为爱发电ouo

以及求一下各位的喜欢。

刚刚了解到这次申摊可能性不是很大,所以竭尽全力想过——

所以暂时我不会在cpp打无料,会先打卡片上去,因为摊内没有商品是不给过的,本摊魔道和天官只有无料,只有无料,只有无料,讲三遍,不收取任何费用,支持换无料,其他都是从某宝买来充一下场子的,努力使自己充实。

高亮!全都是无料!其余都是虚拟选项,如果看到有玻璃笔之类是我其他的小爱好,而且我也没空高,所以请完全无视它😔😔😔😔

抱歉占用tag,打的cptag都是官配tag望周知,不是蹭tag的意思。

另外有短漫也可以考虑,希望能有更多的太太!

有意向原图可以直接发我邮箱:1982158509@qq.com

第一波目前包含的授权太太有微博:撒呀酱,夜尽薄橙,黏一棵葱太太

lof: 番茄蛋炒饭  佰泽耀 咕太太!

已有12张……求到cpp支持ouo

【忘羡】对不起我取名废

☞傻白甜
☞算是个梗
☞现代paro???
☞一句话影射曦澄
☞小心心蓝手手piupiupiuouo















虞夫人和金夫人自小就是好闺蜜。

属于那种看到对方摔倒先笑五分钟再拉对方起来的那种好闺蜜。

她们还开发出了另一个小游戏,那就是在两个人面对面闭着眼嘟嘴快要亲吻的时候,猛的睁眼朝后退,再拿手机把对方噘嘴的傻逼样子拍下来。

这原本是一个小秘密。

但是虞夫人醉酒时实在是太过……狂放

虞夫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枫眠:……

魏无羡:……

江澄:……

虞夫人:我跟你们讲啊!…………

然后就把自打小的闺蜜卖了。

金夫人:???????

金夫人原本并没有发现端倪,直到江厌离在餐桌上憋笑憋的满脸通红……这才发现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于是一番盘问,金夫人看到了自己那张傻乎乎撅着嘴唇的照片。

金子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你怕不是我亲儿子。

于是这个故事就扩大流传到了更多人耳中,特别是某些有心之人,譬如魏无羡,譬如江澄。

魏无羡觉得是时候展现自己真正的实力了。

于是他先找到了江澄。

“江澄,你看我们那么多年的情谊……”

“有屁快放:)”

“来亲一口?”

“……好。”

两人各自心怀鬼胎,假惺惺的在对方面前各自闭起了眼,然后自以为做足姿势之后猛然睁开。

魏无羡和江澄吵作一团。

“垃圾!骗子!睁眼干什么嗯?”

“说我!你他妈不也睁眼了!”

虞夫人被吵的忍无可忍,破门而入:“你们两个!”

魏无羡和江澄恍若未闻。

“……给我……给我滚到你们夫家那儿去!”

“……”

“……”

“让他们好好管教管教你们!妯娌间整天吵吵闹闹想什么样子!你们没长大吗?你们自己都嫁人了不知道吗?!……”


然后魏无羡和江澄就被送回了蓝家。

但是作死的心从不停歇——




静室——

今天的魏无羡有话说,他严肃的制止住蓝忘机天天的动作,对他说:“蓝湛,你爱我吗?”

“爱”

“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能”

“二哥哥,快来亲亲我。”

“好”

魏无羡准备好了手机,暗自激动——

拍到蓝忘机的糗照,比江澄的不知道要好玩几百倍!!

蓝湛这个小古板……

然后蓝忘机就把人直接按倒在床铺上一个俯身一压,一手垫在魏无羡脑后,一手解起了魏无羡的腰带——

等等这个剧情有点快我有点适应不过来蓝湛你等等你什么时候套路那么深了你还是不是我的蓝湛了还是不是那个小古板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魏无羡被二话不说突如其来猝不及防的天天了,而且十分享受,所以一时半会儿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机掉到了床下,咔的一下,屏幕碎了。

次日被抱怨精虫上脑的蓝忘机:……

“你可以直接说”

“我说过的”

“你可以试试看,看看我还有什么会不答应你”

魏无羡很感动,一个感动,就把虞夫人卖了。

蓝忘机:……

蓝忘机:你就想看这个?

说完从容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相机——

在魏无羡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对着镜头嘟嘴来了一发。

又点开了魏无羡的头像,点了发送照片。

魏无羡:!!!!!!

魏无羡:二哥哥我要给你做牛做马!!!!!

蓝忘机:别……别动

然后他们就白日宣淫又来了一次。














【曦澄忘羡】年华02

☞啊♂
☞慢热
☞私设阴虎符×陈情,为了搞事情做准备
☞下章可能羡羡视角?
☞为爱鼓掌
☞此章内含大量回忆杀
☞其实老实讲我是不愿意进度那么快的
☞但是按照我的尿性真的那么慢的话在这篇文完结之前,它会被我坑掉
☞更新不定时
☞完结之后可能会修改?
☞上章http://vcotar.lofter.com/post/1e6afe07_12561494
























江澄因为魏无羡的缘故,对蓝忘机的了解都比蓝曦臣的要多,然而刚才被人瞧见失态的模样,此时更不好回绝对方的邀请,对方是一宗之主,谁知道拒绝会有什么影响。

江澄既不好拒绝,又有心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于是欣然答允。

然而刚进雅间,江澄大手一挥道:“来几坛好酒,上你们这儿最好的菜,蓝宗主,不要客气,这顿我请。”

江澄做足了派头,给自己赚回了脸面,心下正高兴,就听蓝曦臣温柔的声音传来:“多谢江宗主美意,但家规森严,不允饮酒,我作为宗主,不得有违。”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江澄内心:……我还可以再解释一下”

蓝曦臣微笑。

正好菜端了上来,江澄强行扭回话题:菜来了,蓝宗主请用

盖子一打开,好一片夺目的红!

江澄眼皮一跳

蓝曦臣:江宗主……我吃不得辣

怕什么,江澄想,有那么多菜呢

谁知打开一看,红色的辣油映着漂浮的牛肉,无比鲜嫩可口。

“……”

我到底为什么要强行秀。

江澄终于放弃僵持,生硬的道:“我实在不知道泽芜君的口味如何……还是泽芜君亲自点吧。”

因为按照这个情况来看,蓝曦臣能吃的大概只有那一小碟椒盐花生米了。

开什么玩笑,蓝曦臣边吃花生米边喝茶,江澄在对面大快朵颐吗?

会被泽芜君的迷妹按住打死吧?而且……也太没有礼貌了。

对面的蓝宗主微微一笑,微微颔首,算作同意。

江澄心虚的喝了口酒,勉强维持面部表情,尽量不露出破绽。

蓝曦臣其实并不介意,或者说,没有江澄想的那么介意,相反,对于对方手足无措的反应,只觉得可爱。

有了蓝曦臣的有心调节,江澄的心思又不难猜,气氛不再凝固,渐渐轻松了起来,两人同为大世家的家主,两家关系又不算交恶,彼此也合作过数次,共同语言不少,此时逐渐发现对方与自己颇为情投意合,聊的也越来越多。

……

“其实蓝家不管家宴还是别的,饭菜都很难吃。”

“是,是吗,可你们上次办了清谈会,饭菜也还算可口啊?”

“是我实在看不下去,让门生下山采买的。”

“……原来你们还知道自己家的饭菜很难吃啊。”

“当然。我还记得当年魏公子说过,炒西瓜皮,都比我们家的饭菜好吃。”

“……哇。”

“我差点真的让人炒西瓜皮试试。”

“可既然你们家的饭菜很难吃,你都是宗主了,都不想改善一下吗?”

“没有必要啊”

“很有必要好吗!当年我来云深不知处听学,吃了你们家几个月的饭菜……”

蓝曦臣摆了摆手,说出了一个小秘密

“其实姑苏蓝氏有能暂时屏蔽味觉的法术啦。”

“什么……”

江澄一脸震惊,难道这就是,姑苏蓝氏雅正的真相……

“只要忍过一阵,然后下山买吃食也可以啊,只要在门禁之前回来就好,还有,如果喝了酒还醉了的话也不要进来。”

江澄默默的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一言不发仰头猛灌。

随着对话的深入,聊天也不局限于家族方面,开始朝个人转移,譬如:

“忘机不管是现在还是小时候,心里想什么,都不会在面上表露,没有反过来说就是万幸了,他不说就会憋着,只能我想办法帮他安排,真麻烦。”

“魏婴小时候天天吃喝玩乐,一开始我试图不和他同流合污,但是自从被他强行拖下水一次之后,我就收不了手了,可恶。”

“自从有了魏公子,忘记他口是心非的次数越来越多,有些事情我替他圆好,偶尔没有赶上的时候,忘机就会心不在焉一整天,那一整天和他一起相处就会非常痛苦。”

“辣眼睛。”

“记得最深的是魏公子走的时候,他明明想去送人家,结过好像是因为魏公子走之前又捉弄了他一次,他想去,又不说,就非要拉上我,躲在我后面一直看着又不去送,从人家打包行李开始跟到出门三里路。”

“偷窥癖吗?可怕!”

“更可气的是,魏公子走后开始,他时常打包什么新鲜莲蓬,特产点心,特色小菜什么什么什么的,他还学了做菜,但是从来不给自己的兄长尝尝。”

“什么!”江澄喝高了,义愤填膺一拍桌子,“你养了他那么多年,他居然这么对你!”

“是啊!”

江澄像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按钮,随机开始滔滔不绝宛如倒豆子一般:

“魏无羡!在云深不之处的时候,你们家三千条家规,不说犯了了三千,两千总是有的。”

“听叔父说过,真厉害”

“不知道是因为犯错太多还是因为在意,魏无羡不但在准备捉弄蓝忘机的时候,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搭一嘴蓝忘机,烦死了,害得我犯规的时候,老是背后发凉,好像有人在盯着看一样……”

“……这个保不齐真的有。”

“啊?”

“忘机从不主动应邀,但若是恰逢我有事要出去或是忘机自己找的出不突兀的理由,便要朝我这里寻理由出去,偶尔几次我和他一起出去,他会在经过你们常去的店家时放慢脚步,有时候还会寻理由进去。”

“天……他们到底为什么那时候不在一起?”

“似乎是魏公子无意”

“什么!怎么可能?我跟你讲——就算回了云梦之后,魏无羡照样天天一口一个蓝湛,一口一个蓝忘机,提世家子弟的时候能提到蓝忘机,提饭菜能提到蓝忘机,就连夏天天气热,也能讲到蓝忘机!”

“可怕,想不到魏公子逻辑那么清奇”

“是啊很过分吧!”

“我还以为奇怪又麻烦的只有忘机……”

“屁!”江澄喝的已经半迷糊了,大手一挥,开始彻底的聊天聊地。

“我跟你讲……”

“魏无羡从小套路多……”

“魏无羡总爱撩小姑娘,结果他撩的最多的是蓝忘机。”

“屠戮玄武洞出来的时候,魏无羡的头,枕在蓝忘机腿上!”

“我去救,蓝忘机还瞪我!”

“去你的!辣眼睛!”

“我趁魏无羡昏过去的时候,一个人吃了姐姐汤里所有的排骨!”

“感谢那只王八……”

江澄激动的拎起了一整壶酒,他已经喝了不少了,少说也有十几坛,此时眼角微红,眼底有如一汪春水。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吃掉过所有的排骨……嗝……”

“现在不要说排骨了……汤……我十几年都没喝到过了……”

“什么都没有了……”

蓝曦臣沉默了一下,放下了杯子。

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慰面前的江澄,江澄此时正把身体蜷缩起来,膝盖合拢,白皙尖俏的下巴埋在膝盖间。蓝曦臣只能看见上半张脸,此时江澄细长的眉快要拧成一个八字,蓝曦臣隐约听到了一些呢喃:

“只剩我一个了。”

他无奈的按了按眉心,轻声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你还要气走魏公子呢?”

缩成一团的人发出了一点声音

“我,我没有!”

“我没有想要逼走他的意思……”

“他能回来,我很高兴。”

“我知道,杀了姐姐,和金子轩,不是他本意,他控制不住,失手酿成了这个结果”

“但是事情是他干的,不管他有再大的苦衷……”

“我不可能一点都没有恨过他啊”

“十三年过去了……我不能靠着那点恨意一直过下去……”

蓝曦臣只觉得喉头发涩,良久才缓缓道:“……所以,你待金凌,很好。”

只觉得自从观音庙之后的一道心防,此时正对着面前人打开,蓝曦臣转身看了看窗外,已经是深夜了,但他并不困倦,这与之前别无二致的黑夜,却留下了异样的感觉。

江宗主……

其实并不是尖酸刻薄的人。


















两家下属头子此时正在楼下举棋不定。

江家下属眼神横扫对方:清河至云梦,行程就要三四天,回姑苏!

蓝家下属看向对面:已过亥时,回去保不齐会被蓝老先生迁怒抄家规,回云梦!

两家僵持不下,最后决定去请示在雅间聊的没完没了的两位宗主。

已至深夜,此时不敲更待何时?!

果不其然,敲门后听的里面轻柔的一声“请进”

蓝家下属一听是自家宗主的声音,略松了口气。

一开门,两家下属就看到了被蓝曦臣扶在怀里的江澄

“……”

“……”

“有什么事吗?”

“属,属下想问,今,今日宗主和江宗主,是宿在云梦还是姑苏?”

蓝曦臣叹了口气“都不合适”

半晌,蓝曦臣揉了揉眉心道:“今日便宿在此处吧。”


☞你们不要瞎想,没那么快的,两间房

啧啧

萝卜鸭:

我压一车黄瓜,千雪太太今后可能要假扮曦澄粉去别的圈子闹事儿了,从丫的小号名称就能看出意图了,居然起名叫‘江晚吟’,简直司马昭之心啊~呸!首页的曦澄姑娘高亮注意!!

辛苦整理图片的各位太太了,挨个摸头~~

由木_:

此图开放转载。

因为不打TAG的原因,希望各位太太看完后都能帮忙扩一扩,谢谢,真的谢谢大家。


我的这份交代面向lofter,仅代表个人,不会放到微博上去。
微博到时也会有曦瑶圈内姑娘关于此事发布声明。



【曦澄忘羡】年华01

☞长篇

☞更新随缘吧

☞原著向接观音庙

☞含慢热双杰友情向

☞忘羡曦澄占主线,小辈也有,追凌,或者宁仪????

☞请脑补初恋,一见钟情,下雨天那我们谈个恋爱吧,诸如此类

☞江澄形象参考怜灯太太的图

☞会换镜头

☞慢热,慢热,慢热

☞但是后期有车

☞慢热,谈个小恋爱

☞我不确定按照我的尿性会不会有生子,但可能在番外,反正我还没想好



往后便是封棺大典,江澄代表云梦江氏去参加封棺大典,理所当然看到了蓝忘机和魏无羡,魏无羡看到他也是一怔,随后开口道:“……江宗主好。”

江澄张了张嘴,却想不出有什么好说的,然而为了掩饰哑口无言,不得不目不斜视,抬脚就走。

大典上,姑苏蓝氏不方便发言,兰陵金氏更是不敢发言,全程主要由云梦江氏和清河聂氏主持。江澄心烦意乱,不欲多言,恰逢聂怀桑难得主动请缨,便由聂怀桑主掌全程,而自己只管闭着眼站在旁边,不时点点头应付。

江澄心不在焉,偶尔睁眼便目光乱扫,好巧不巧命中了正与蓝忘机交谈,神奇略显落寞的魏无羡 。

江澄心里立刻咯噔一下。

……我刚刚不是不搭理他,想不出要说什么,而且当着那么多人。

心里有些歉意,但逐渐更多涌出的是恼火和委屈。

从前魏无羡与江澄对话,从来都是对接入流,怎会有今日?江澄接不出,而放到以前,魏无羡也决不会说“江宗主你好”这样的鬼话,细想十几年,江澄想不出以往一般都是谁先开的头,谁收的尾,开头讲的什么,结尾做了什么,脑中杂乱“”异常,表面还要风平浪静不让别人看出,忍的委实辛苦。

江澄自以为面上还算挂的住,然而这模样身后的蓝曦臣早已看了去。

自打两位义兄义弟皆出种种变故,蓝曦臣只觉得几十年的人生,仿佛是几日内重新过了一遍,一觉醒来时常觉得置身于错乱之中,人不由自主清瘦了不少,今日粗略整理了仪容便来了封棺大典。

不论旁人风言风语如何,蓝曦臣心乱如麻,蓝忘机见状虽不多言,但仍与魏无羡陪同兄长前往,到刚才才分开。

蓝曦臣烦闷,也没有什么事,眼神便四下打量,便瞟到了江澄这儿。

江澄肤白,又着紫衣,原就是十分抓眼的,正好站在蓝曦臣身前,又忆起观音庙种种,心里无端生出同病相怜的怜惜感。

江澄抱臂闭眼一言不发的直立着,身形纤细,身姿挺拔,细而不失有力的腰部被缎带紧缚,突出了上下身的完美比例,给人以整体有力干练的感觉,而贴合身体的家服,又在下摆分开了条叉,最终展现出恣意洒脱之感。

都说蓝氏校服是公认的好看,江氏校服则是公认的难穿,就说紫色便让除了肤色白皙之人望而却步,江氏校服较为贴身,对衣着之人的身材也有很高要求,穿的好惊为天人,穿的不好不如不穿。

例如夷陵老祖魏无羡,其丰神俊朗之姿一度迷倒万千少女。

而昔日紫衣少年后着黑衣,恣意洒脱之情更盛,而后确因修鬼道心性大变,不时目光阴鸷杀意满溢,一身黑衣越穿越有杀伐之气,导致现在的鬼修基本都着了黑衣,似乎默认黑衣是和鬼修有什么联系。

而蓝曦臣总是觉得,自从重生之后,现在的魏无羡即使是顶着莫玄羽的脸,却越来越有昔日身着紫衣的风采。

而江宗主,心底大概并不是排斥魏无羡。

他其实很伤心魏无羡离开吧,尤其是刚才,虽然留给对方的不是什么好脸色,但才刚走出一段,那副嫌恶冷漠的样子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怔忪和被抓紧的外袍。

既然这样,刚才干嘛那么对人家,敞开心胸说话很难吗。

但蓝曦臣转念一想,好像确实很难。



江澄此时抱臂而立,两侧长发任意垂落,不论长短,一概不挽,阴影落下遮住了大半脸庞,细长的眉轻微的拧着,闭着眼睛,眼睫垂落,在眼下投下两片扇形阴影,好似眼底乌青一般平添憔悴宁静之色。

看着想着,封棺大典算是仪式最终要的部分已过,蓝忘机便携了魏无羡向蓝曦臣请辞,这下江澄不管怎样都得睁眼,蓝忘机和魏无羡双双走来,蓝曦臣不得不把关注点挪了位置。

显然蓝忘机对江澄成见不小,魏无羡则犹犹豫豫对江澄想凑近又不确定凑过去是好是坏,还要拉着蓝忘机试图慢慢走,视线一次次略过江澄,身体速度缓慢的朝蓝曦臣处挪。

蓝曦臣无奈,但也不变多说什么,只在蓝忘机问自己要不要一起回云深不知处时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江澄眼瞧着,心中恼火和委屈之意更盛,脸色一下又变凶。

蓝曦臣心道不好。

果不其然,江澄脱口而出:“你不用看我,别过来”

……

蓝忘机面色发黑抓住魏无羡绕了江澄背后便走。

江澄面色一松,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干了什么,心下无比懊恼,忍了多时,最终闭了眼,扶住了头,一声疲惫浅吟出口。

然后下意识别了个头。

江澄:“……”

蓝曦臣:“……”

江澄心里苦,但江澄不说,方才只瞧见蓝忘机和魏无羡,哪里还注意的到一言不发的蓝曦臣。现下一回头一个蓝曦臣,江澄恨不得挖一条地缝自己钻下去。

两人相视,无比尴尬,但是不看不行,江澄觉得自己还可以挽回一下,但是江澄一下找不到理由。蓝曦臣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安慰一下江澄,但是想不出怎么开口。

可蓝曦臣起码比起江澄,是个更会交流的人,以前劝过金光瑶和聂明玦的架便不计其数,于是张口移开了江澄的注意力。

“江宗主,愿意同我去喝口茶吗?”




☞emmmmmmm……我觉得按照我想的太慢了,不如三章之内让他们先过一个晚上?

实在忍不了,作者反复陈述了,文章主线就是因为误会出来的家庭伦理剧,评论不分青红皂白一通乱黑,并且,随便一翻,都是一看就知道,根本没有看过这篇文,故事梗概一概不清的人。我来撸一遍,这篇文章到现在为止,剧情就是,蓝大和江澄有了孩子,蓝大目前睡觉管不到,汪叽不小心刺到了江澄一剑,孩子需要父亲的力量来治愈,因为和哥哥血缘相近,所以孩子吸收了汪叽的力量,汪叽被错认为孩子的父亲,对羡羡一直愧疚,对羡羡的心思看了文都看得出来,而这时候蓝大持续睡,根本不知道,然后因为事情难以启齿,表达含糊不清,所以江澄和叔父和汪叽和羡羡持续懵逼,其中有一些反应已经埋下了伏笔,并且作者已经在底下说明的很清楚。但是还能有这种神奇评论,你管家庭伦理剧叫虐剧?还有我最不能忍的,那个评论,什么意思,打tag为了热度?什么什么什么都是为了博人气做人那么心机婊是吧?我就不明白了,正常人,看了一点文的都知道孩子是蓝大的,为什么还能有神经病在说孩子是蓝湛的?这次没骂,但是那种酸不溜啾的口气,我看了就恶心,看文长脑子,谢谢,真的想要热度不用多打tag。